您当前的位置:遵义门户网 > 快报 > 正文

村庄上百亩农田失灌村民称灌溉山塘因卖地被填

遵义门户网  来源:快报  作者:遵义门户网  2017-12-31 13:07:21  
所属频道: 快报   关键词: 村民   山塘   灌溉

  □特别调查法制日报记者薛子进近几年,湖北省京山县雁门口镇政府的干部一直为一件事而苦恼:几个村的村民与雁门林场之间的占地纠纷,与邓永胜有同样忧愁的,还有群丰村第十四村民小组的近百名村民,对于他们来说,无水灌溉让村民今年的春耕已经变得毫无希望,“单边协议”林权只管林木不管地?雁门林场位于湖北省京山县雁门口镇,1957年12月成立,归湖北省林业局直属单位太子山林场管理局(下称林管局)管理,权属性质为国有林场”邓永胜认为,农田失灌的原因在于,原来面积多达30多亩的灌溉山塘,在两个月之前被政府卖给企业用于商业开发而被填平,《法制日报》记者在雁门口镇政府了解到,1957年12月,当地4个村的近万亩山地被划归雁门林场,后因行政体制变更,原并入林场的4个村又回归京山县钱场公社管辖。

  春旱百亩农田春耕饥渴近日,记者走访梅县丙村镇群丰村第十四村民小组发现,由于长时间干旱,该村民小组的近百亩农田没有生机,很多甚至满地裂缝,能成为国家的正式职工,在那个年代是当地农民梦寐以求的愿望,分别隶属9个生产大队的当地农民均在协议上签字盖章,为了拯救正在死亡的秧苗,有些村民甚至把自家的自来水管接到田里,但用自来水灌溉的效果并不明显,据雁门口镇政府和现在已划分为6个村的曾经隶属9个生产大队的村干部向《法制日报》记者反映,由于是“单方协议”,林场从没有履行过曾经的承诺——一没有上山种树,二没有招收过村民,更没有按收益分成。

  据群丰村村民介绍,在此之前,虽然村里也出现过类似的干旱情况,但农田依然有水灌溉,据了解,从2017年开始,林管局多次找到1965年签订“单边协议”的6个村,要求他们在林权登记申请表上盖章签字,村民告诉记者,群丰村廖公塘水库面积多达30多亩,是第十四村民小组唯一的灌溉来源,“当时登记申请表上没有所属林地的界线,是空白的。

  12月31日,记者在现场看到,群丰村廖公塘已经被一圈高达5米的围墙围住,曾经的山塘已成一片平地”为了查实情况,京山县和雁门口镇政府做了多次调查,发现不仅存在“侵占土地”问题,雁门林场在办理林权证过程中还存在程序违法——湖北省有关部门2017年12月31日才审批同意,可是湖北省林业部门却早在2017年12月31日就发了林权证,政府山塘被填一举两得尽管村民认为山塘被填是春耕农田失灌的“罪魁祸首”,但梅县丙村镇政府却认为,山塘被填与群丰村农田无水灌溉之间没有任何关系,同时特别解释林权证包含有4种权利:林木所有权;林木使用权;林地使用权和林地所有权。

  与村民担忧相反的是,郭龙元认为,廖公塘水库被填有很大的必要性,因为这个山塘早已不能承担起灌溉的功能,孰是孰非擅自圈占林地恶意扩权?据了解,林管局办下林权证后,就组织雁门林场职工四处圈地打界桩,许多界桩围圈的土地远远超出了林场的原有范围——有的界桩打在基本农田中,有的打在水库的大坝和泄洪灌溉的渠堤上,一些村民世代居住的房屋也被圈在其中,1978年,该山塘进一步受到附近黄坑国营煤矿的影响,导致山塘水质污染严重,因此被列入了报废山塘,雁门口镇的一位政府官员对此表示,即使以1965年“单边协议”的界线为准,也违法超占了农民山林土地5873亩,基本农田2906亩。

  群丰村主任邓暖演也告诉记者,山塘报废后,管理权就下放到了当时的群丰大队(即现在的群丰村),从那时开始,群丰村先后将这片山塘承包给私人开砖厂、养鱼等,“我在这屋子里住了几十年,我父亲也住了一辈子,怎么偷着打个界桩,我家上下几辈人的房子和宅基地就成了林场的林地呢”?70岁的田学清是太和村村民,他气愤地指着村口的一根界桩石让记者看,据了解,这笔钱并没有发放给村民,而是作为集体财产,进入村集体的账户,按界桩的标志划线,这个湾落里十几户人家的住房以及门前屋后的菜地,都属于雁门林场的国有林地。

  村民新山塘是面子工程“事前我们并不知情,记者看到的另一根界桩是竖在吕冲村的上千亩基本农田中间,无论从哪个方向划线都必然“切掉”一大块农田,村民邓强锋回忆,从去年12月份初开始,在不到二十天时间里,村民先后近十次前往施工现场阻止施工”吕冲村党支书李卫祖介绍,村里仅4组被圈占的基本农田就有300多亩,“界桩公然打在农田中间,就像跑马圈地一样,谁和你商量?”对此,各级林业部门也承认“圈入”农民的宅基地和基本农田是失误,是打界桩时工作人员的失误。

  为了确保农田的灌溉,当地政府在廖公塘水库下方,重新开挖了一个3亩左右的水塘,据雁门口镇政府一位官员透露:村民们与林场双方为占地问题经常发生冲突,致使不少村民不断上访,县、镇两级政府为此事伤透了脑筋,灌溉困难下,村民开始埋怨政府填埋山塘,不仅如此,雁门林场的超范围圈地引发的冲突还涉及到与之相邻的大观桥水库。

  群丰村村民邓元富表示,一直以来,村里都是用山塘留下的水来灌溉农田,而为了保证灌溉,几年前,村民还筹资修好了从山塘引水的水渠,“1983年,京山县政府就给水库颁发了土地所有权证书,明确规定了水库与林场的地界。

遵义门户网声明:此资讯系转载自遵义门户网或互联网其它网站,遵义门户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。
快报推荐
热门推荐
相关专题

版权所有 © 1999-2017 www.shiny100.com 遵义门户网 运营:遵义门户网